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:移動互聯網競爭已白熱化

發布時間:2014-03-31

  久邦數碼(納斯達克:GOMO)今天發布的財報顯示,第四季度營收9890萬元,同比增長63.5%;淨利潤3080萬元,同比增76.4%。

  其中,GO系列應用為主的移動應用產品和服務營收占比超50%,這一增長主要是由於GO系列產品相關營銷收入增407.6%,及來自付費下載收入增長97.7%帶動。

  久邦數碼總裁張向東(微博)接受騰訊科技采訪時表示,GO桌面的收入分為三部分——用戶直接付費;廣告聯盟;直客廣告。到目前為止,這三個部分收入占比大約是1:1:1。其中,GO桌面是入口產品,在不破壞用戶體驗,利用展示位置來獲得收入。分發是GO桌面幫助開發者獲得用戶,分發占GO系列應用30%左右。

  截止第四季度,GO桌面全球用戶總數突破2.69億,其中海外用戶數達7成,美國、韓國分列第一、二名。根據久邦數碼的規劃,下一個階段GO桌面可能變成平台式產品,會嘗試與第三方游戲廠商聯合運營游戲,和電子商務公司進行銷售分成,或嘗試做其他分發。增值服務是在免費基礎上推出的模式,未來也會成為重要收入來源。

  當前,久邦數碼上市的最大概念是其GO系列在海外成功運營,久邦數碼旗下產品,尤其是GO系列在國內並未獲得如海外般影響力,當前其70%的用戶都在海外。久邦數碼當前產品的研發也以海外優先為主,張向東指出,相比海外市場,國內市場存在過度競爭。

  中國人使用手機比國外更頻繁

  作為一家在海外運營更成功的中國公司,張向東對中外互聯網競爭有著不一樣的理解。張向東表示,外國人一般吃飯時不會把手機放在桌子上,吃飯時也很少看手機,很多餐廳也不允許客戶吃飯時接電話,一般在走道打電話。而很多時候中國人見面很多時候是低頭玩手機。

  “有人說微博使用頻次在下降,我認為到現在為止下降之後才有點正常,才有點像Twitter,國內微博活躍度依然高於Twitter。”張向東說,大部分歐洲人和美國人都認為中國人太過於頻繁使用手機。這是非常典型的,亞洲對於手機使用頻次高出美國和歐洲很多。

  中國移動(微博)互聯網市場特點是成長快、頻率高,但歐美市場的特點是,用戶付費率高,單個用戶產生價值比中國高很多。另一方面,中國移動互聯網競爭已到“白熱化”狀態。

  張向東說,中國市場已存在過度競爭,包括為占位、搶渠道、挖人等方面無所不用其極,相比較來說,中國市場再大,跟整個世界市場比較起來依然顯得小,這使得近年來騰訊、百度、360、金山等公司也紛紛開始走出海外,久邦數碼上市前能獲得金山和360基石投資。

  “我們只是比較早進入海外市場,到現在運作得還不錯。在海外做生意還有個好處,那就是邏輯很簡單,不需要那麼多請客、吃飯、交情,只要這個模式健康,更有效率,能帶來更大價值,不會靠傷害來做這些事情,相反,中國有些時候更講人情和個人利益。”

  中國互聯網市場還有另一個弊端,即中國用戶習慣使用免費互聯網產品,一旦一款產品從原來免費到後來要收費,90%以上要遭遇用戶抵制或有公司推出不收費的產品,甚至是倒貼錢來參與市場競爭。如果有企業嘗試在自己平台上賣廣告,會被認為太過於商業化。

  對此,張向東說,互聯網企業就是商業公司,商業公司當然要商業化,相比來說,美國公司會認為只要不破壞整體體驗,能聽取用戶建議和反映,不過度干擾到用戶,大家都能接受。“這些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生存壓力過大,使得我們心態上非常不好。”

  收購GetJar是在美國建立橋頭堡

  今年2月,久邦數碼宣布全資收購移動廣告平台GetJar。此次收購之前,久邦數碼與GetJar合作已久,GetJar是久邦數碼在全球僅次於Google AdMob的第二大合作伙伴。

  張向東指出,久邦數碼現在最重要的價值之一,就是在移動互聯網的產業格局中,所占的國際化的位置。不繼續擴大國際化的優勢,久邦數碼的價值就會下降。

  GetJar移動廣告系統在中國以外的國際市場做得非常好,GO系列體系裡也希望建立起來一個廣告系統,收購GetJar可以節約一些時間的成本,降低GO系列的風險。

  此外,收購GetJar相當於久邦數碼在美國建立一個橋頭堡,能夠幫助公司在北美建立團隊,建立產品運營,甚至將來還有技術團隊。

  談及GetJar和GO系列如何合作時,張向東說,“GetJar提供的廣告系統是產品運營商業化的分享,GetJar網絡系統、大數據系統和整個北美團隊能讓GO商業化成長速度非常快。”

  此前,久邦數碼官方表示,以530萬美元現金和受對賭協議約束的約500萬美元股票價格,全資收購GetJar,獲得一個成熟穩定的美國本土分公司、可以繼續挖掘廣告客戶、及迫切需要的移動數據分析技術。為GO系列應用從入口模式向平台模式進化,奠定基礎。

  海外生存法則與國內差異大

  當前在國內市場上,360手機助手、91無線、豌豆莢、百度手機助手等在分發市場均占有一席之地,不過,由於政策原因,海內外分發存在較大差異性。

  張向東說,國內的分發從本質上是替代了Google Play。在海外市場還沒有企業敢於冒犯谷歌(微博)這一點,谷歌雖然對開發者非常開放,但有3件事情開發者不能做:

  1,應用不能在谷歌生態裡引導用戶變成自己的搜索引擎。比如說桌面,默認的搜索引擎是別的搜索引擎,就有問題。但是谷歌很開放,允許用戶自己這樣做,如用戶不喜歡谷歌的默認搜索引擎,換成別的搜索引擎,默認在桌面,這不會違法谷歌的規則。

  2,分發是谷歌生態裡非常重要的事情,應用所有分發要通過谷歌Play走。中國相當於把安卓給“閹割”,Play沒有Store,91、360手機助手才會有Store模式。在海外市場95%都是通過谷歌Play進行下載,如果國內類似應用以當前模式涉足海外可能被下架。

  當前GO系列的分發是在谷歌生態中的分發。如跟用戶推薦產品,用戶選擇下載產品是到谷歌Play裡下載,而非GO系列服務器上下載。

  3,應用必須通過谷歌自己的支付系統,並非自己選擇一個支付方式就可以。這也與國內很多廠商紛紛做自己的支付有很大不同。





  •